華圖教育 論說公考

您當前位置: > 論說公考 > 新聞熱點 > 真真假假的自媒體:流量摻水,造謠也可以漁利

真真假假的自媒體:流量摻水,造謠也可以漁利

2018-08-29 09:18來源: 人民日報作者:人民日報

蔡華偉 繪

造假、侵權行為泛濫,成為行業內公開的秘密

自媒體,真真假假知多少

日前,國內首例因視頻網站“刷量”而引發的不正當競爭案在滬宣判,引發關注。流量造假、內容侵權在自媒體平臺上并不鮮見,也由此形成了體量巨大的黑色產業。虛假的用戶、膨脹的數字,為何能換來真實的利益?造假、侵權泛濫,傷害的又是什么?本版今起關注自媒體亂象,直擊深層憂患,探尋解決之道。

——編 者

不久前,運營了約12年的網易博客發布公告,將于11月30日起停止運營,引起不少唏噓。作為曾經爆紅的自媒體,個人博客風光不再,如今,風生水起的是微信公眾號、微博、直播等平臺。這個曾經被認為是小打小鬧的群體成長為一股洪流,然而,快速生長的背后,泡沫逐漸浮現。

流量摻水是行業潛規則,閱讀量、粉絲數、留言都能買

“您是否在煩惱,公眾號文章枯燥、點擊量低,經營了這么久還是沒效果?我們來幫您解決難題,熱文搜集、圖文推送、渠道推廣”“微信代運營,幫您提供一條龍的微信管理、運營、推廣、營銷服務”……

這是幾家網店的“寶貝”詳情,賣的是微信公眾號的推廣運營服務。曾經明目張膽的“微信加粉”“刷閱讀量”“加點贊數”等服務,如今“換臉”成“公眾號托管運營”,通過隱蔽包裝逃避被下架的風險,但本質并沒有變化,傳播刷量、馬甲灌水、粉絲交易,只要想得到,沒有刷不出,隨手點進幾家網店,月銷量都在幾千甚至上萬。

依托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,微博、微信公眾號等自媒體平臺積蓄了大批穩定用戶,形成了分享、互動的閱讀社交新模式,不僅重塑著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,也日益成為輿論場中活躍的發聲者。在這個數字世界中,流量至關重要,于是,巨大的刷量黑產業相伴而生,成為行業內心照不宣的秘密。2016年9月,微信后臺端口升級,六成微信公眾號大號閱讀數下降,超過200個賬號降幅高于90%,部分賬號閱讀降幅甚至達99.9%,眾多“大號”的數據“裸奔”,將造假與摻水大規模曝光。第二天,微信團隊回應,稱會繼續加強技術手段,打擊刷量行為。

造假的披露帶來了成本的提升,但這并未抑制旺盛的需求。比起寫原創內容、苦心經營吸粉,刷量成本依然低廉,并且能迅速換來龐大的閱讀量與點贊量,賺到真金白銀,這筆賬,許多自媒體號算得很清楚。

根據清博研究院的《造假風暴和大數據異常分析報告》,2016年抽檢的近萬個疑似造假賬號中,自媒體占比近88%,尤其是營銷、公關類公眾號成為重災區。而艾媒咨詢發布的《2017年中國微信公眾號刷量專題研究報告》顯示,2016年中國微信公眾號刷量市場規模達378億元,在2017年營運類微信公眾號行業刷量行為調查中發現,86.2%的微信公眾號運營者有過刷量行為。

刷量摻水也會露出馬腳。“通常,文章發布首日點擊量最大,之后如果沒有額外的爆點或推廣,閱讀量會不斷衰減,從第三天起就增長緩慢或不再增長。但我們監測到,一些公眾號文章剛發布不久閱讀量就不再增長,一些閱讀數呈現折線狀,凌晨時還有浮動增長,并且與剛發文時增長數據接近,還有的發布當日閱讀凈增衰減趨勢明顯,第二天突增好幾千,接著又增長停滯,注水明顯,閱讀量在萬級以上的文章是重災區。”清博研究院相關人員介紹。此外,通過觀察自媒體中的互動數量、互動質量以及互動時間,也能判斷閱讀量水分的多少。

通過替換字詞、調整語序等方式,改頭換面“洗”出偽原創稿

數據顯示,目前微信公眾號的數量已經超過了2000萬個,也就是說,大約每69個中國人中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。自媒體的進入門檻低,能通過流量快速變現,想分一杯羹的人蜂擁而上。不過,競爭激烈,想持續吸粉就得保持活躍度,產出優質內容,但生產力跟不上,怎么辦呢?洗稿這條捷徑,應運而生。

今年1月,某著名自媒體人在自己的公眾號上“抱怨”多篇文章被洗稿的遭遇:“事實上不少‘大號’都在做這種事。平臺管理方很頭疼,受害者也很頭疼,都努力想解決,但又沒什么好辦法。”“因為直接剽竊、抄襲,平臺的打擊很嚴厲,所以就改成了‘洗’,改頭換面,變相剽竊。”“那么多讀者真心實意看你們的文,你們拿洗的稿給人家,還把自己打扮成文藝、獨立、原創的樣子,還去要錢,對得起那些讀者嗎?”……

一邊是絞盡腦汁的原創者,一邊是伺機而動的“剪刀手”,一手素材和原創內容被改頭換面,通過替換字詞、調整語序、刪改等方式,搬運思想邏輯等最核心的部分,洗出偽原創的新文章,有的甚至洗出了爆款,比原文傳播還廣。

高級的抄襲、隱蔽的手法,讓洗稿大搖大擺地行走在灰色地帶。維權成本高企,侵權成本卻很低。與刷量相似,洗稿也已經形成成熟的產業鏈,分為比較粗糙的機器洗稿和更費時的人工洗稿,不少網店提供的公眾號托管運營服務,大多使用的都是洗出來的偽原創文章,而被侵害的自媒體人想要維權時,卻常會遇到舉證難、認定難等問題。詰問聲聲,無可奈何。

不過,今年7月,國家版權局、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、工業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等四部門啟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“劍網2018”專項行動,將利用4個多月的時間開展3項重點整治,網絡轉載版權專項整治就是其中之一。針對目前網絡媒體特別是微博、微信公眾號、頭條號等自媒體侵權現象,將重點打擊未經許可轉載新聞作品的侵權行為和未經許可摘編整合、歪曲篡改新聞作品的侵權行為,堅決整治自媒體通過“洗稿”方式抄襲剽竊、篡改刪減原創作品的侵權行為,著力規范搜索引擎、瀏覽器、應用商店、微博、微信等涉及的網絡轉載行為。通過集中查處一批違法轉載案件,依法取締、關閉一批非法新聞網站、網站頻道及微博賬號、微信公眾號、頭條號、百家號等互聯網用戶公眾賬號來實現整治規范的目的。

生產、傳播環節明碼標價,造謠也可以漁利

人民網輿情監測室觀察到,不久前,一位自媒體人在微信公眾號發布文章,指責某公關公司請假網紅應付廣告主,“微博作假分兩種情況,一種是博主本身有一些粉絲,但不夠多,所以在有數據任務的時候,只好靠刷量來支撐門面;而另一種則是徹頭徹尾憑空生造出來的網紅號,顯著特征就是真實互動無限接近于零”。他在文中還統計了假網紅的一些微博數據,總共產生原創微博為25條,真實轉發幾乎為零,但僵尸轉發總計高達3018次,一下子就將活動微博話題熱度炒到2271多萬次。

這些通過購買假粉絲、假留言等手段造出來的假網紅、假“大V”,因為要價低,成為不少公關公司的選擇。看起來,他們完成了廣告主的投放目標,擴大了內容在社交平臺上的曝光量,但實際上,又有多少能帶來直接的轉換?

據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臺數據分析團隊介紹,因為獲益更高等原因,汽車、旅游等垂直領域,更容易成為造假重鎮。而當營銷任務轉化為數據考核,一些真正的內容創作者的生存空間反而受到營銷號刷量、假號造假的擠壓。

此外,造謠也變身為漁利的手段。文章套路各有不同,有的靠聳人聽聞、奪人眼球的標題,有的蹭社會熱點,還有的走溫情脈脈的路線,散播“吃西紅柿炒蛋能抗癌”等關懷式謠言,不過,目的很一致:文章閱讀量、轉發數等與經濟利益掛鉤,要通過造謠博利。近些年,造謠行為也呈現產業化趨勢,生產、傳播環節明碼標價,轉發不單擴散了謠言,也幫助這些自媒體獲利。

造假、造謠、侵權,這些行為造成的危害很明顯,不僅影響自媒體平臺上內容輸出的質量、原創者的創作熱情,更會傷害行業生態,消耗公眾的信任。這樣的模式,注定沒有出路。(記者 管璇悅)

已閱讀28% 查看剩余內容

我國高中生和大學生近視患病率均超70%

據此前由北京大學中國健康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《國民視覺健康報告》白皮書顯示,我國高中生和大學生的近視患病率都超過了70%,而且還在逐年增加。

整容并非洪水猛獸 可美不是人人一張網紅臉

整容現象不是洪水猛獸,但美的內涵還應該更豐富。在當下這個多元化的時代,很多人反對的不是整容本身,而是畸形的價值觀。

腾讯分分彩一期一计划